当前位置:首页> 专题报道

你站立的地方就是家

来源:  时间:

原标题:你站立的地方就是家

——记水口关出入境边防检查站硕龙分站执勤二队副队长赵振华与妻子罗艺馨丹的故事


2018年5月9日,“老赵”的爱人罗艺馨丹正式辞掉老家的工作,只身前往中越边境县城,到新单位大新县公路管理局报到。

一想到这事,老赵心中五味杂陈。

“老赵”名叫赵振华,是水口关出入境边防检查站硕龙分站执勤二队副队长,熟悉他的人都习惯称他为“老赵”。其实他并不老,实际年龄才三十出头,因为脸上时常挂着和蔼的笑容,憨厚可亲,说话客气,反而显年轻。称号冠着“老”字的,多半有两个原因,一个是真的老,一个则是默许的敬重。

回忆起和妻子相识相知到结婚生子的经历,老赵心里有无尽的感动,同时,感动的另一面更是愧疚。


爱人罗艺馨丹出生于八月一号,正是建军节这一日。说起来也是奇事,因为这个小小缘分,让她从小到大就对军人有着独特的情愫,直到他嫁给了老赵——一名曾经的军人。

在老赵心里,妻子美丽动人,端庄大方,他常常挂在嘴边有类似的话,“我老婆不仅能吹曲、打快板,而且能写漂亮字,写一手好文章。我最骄傲的事就是娶到这样的老婆!”

罗艺馨丹有“静女其姝”的读书人气质,她毕业于广西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因为爱读书,爱学习,本科期间还辅修了教育学院应用心理学专业,拥有本科双学位、双学历。不仅如此,她还是个笔杆子,陆陆续续在《中国文化报》《文化月刊》《广西日报》等多种刊物上发表过文章,拿过由自治区宣传部、广西军区等单位联合举办的征文比赛一等奖。

老赵呢,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我是警校学禁毒专业的糙汉子”,这样的组合,常常让外人艳羡不已。

“八一”的因缘,在冥冥之中拉近彼此。罗艺馨丹对“兵哥哥”向有好感,在他心目中,军人意味着责任感,意味着担当,如果可以选择,他“第一志愿”选择嫁给军人。一次家庭聚会上,罗艺馨丹认识了老赵,一接触,逐渐相知相爱。

相爱难相守,因为老赵选择的是边防,自然也就选择了边远、分离、孤独,他当时所在的北山边境派出所是有名的艰苦单位,驻扎在中越边境上,离越南相距不过五六公里。常年与大山对望,与闹市隔绝,与匮乏共处,炙热的恋爱让他忘记了所在的穷乡僻壤,但是聚少离多,音容远隔,这份炙热反复地灼烧他的心灵。

在罗艺馨丹心中,老赵忠厚老实,真诚待人,这正是她钟意的地方。老赵因为工作性质,几乎与驻地寸步不离。“我心里理解,你来不了,我过去。”恋爱的时候,罗艺馨丹在电话里经常说起这句话。

“像是出了一趟远门。”这是多年之后,罗艺馨丹回忆起第一次到所里探望老赵的感受。那个周六,她中午两点钟从住所打车去汽车站搭乘大巴,中途兜兜转转,近200公里的路程,足足得耗费了近五个小时,直到天色擦黑。

一到所里便傻了眼。这是她第一次踏入边境地区,第一次见到还有如此穷苦落后的地方,一想到老赵在这里已经待了三年,霎时红了眼眶。同时,那些展现老赵作为一名军人所具责任感的生动素描,也永久地镌刻在心中。2014年12月,老赵和罗艺馨丹步入了婚姻殿堂。

也正是这份知行俱一的理解,让她默默承担着难以表尽的苦楚。

婚后半年,罗艺馨丹就怀孕了。老赵依然日复一日地在边境上出警、执勤、巡逻、训练......繁琐的事物让老赵丝毫脱不开身,2015年有整整11个月,老赵忙得没休上一天假。因为身孕不便,俩人见面机会变得越来越少。妻子独居南宁,一个人上班,一个人做饭,一个人应对苦难,一个人面对黑夜,举目无亲让她经常感到失落、烦恼,更不巧的是,老赵远在老家的母亲高血压和冠心病发作,罗艺馨丹一声不吭,当即辞掉了自治区文化厅的工作,回到老家桂林资源县,一边保胎待产,一边承担起照顾老人的重任,一边谋了一份资源县图书馆的工作挣钱养家。老赵在这个困难的时候,却一直不在,她把委屈都默默地藏在了心里。


2016年3月,儿子赵禹丞出生,老赵本请了两个月的护理假,却因为单位有紧急任务,便提前一个月赶回部队。单位的事紧急,但照顾老婆、照看孩子也紧急,老赵选择了前者,妻子并不责怪。其实在坐月子的时候,罗艺馨丹持续16个月的乳腺炎已经发作,并由此患上了产后抑郁症,老赵丝毫不知,罗艺馨丹为了让老赵安心工作,嘱托亲人隐瞒了这件事,自己则默默忍受着痛苦。为了疗效,她不得不从县城赶往市区桂林市中医院治疗,因为县城偏远,每次去桂林住院就得在客车上花费近4个小时,每次治疗需要从乳房挤出4到6管的脓液……病痛让她日夜难以入眠,路途上的颠簸就更加剧了她的疼痛。她咬紧牙关,咽泪入心,像战士一样坚强,一和老赵通话,便会强忍剧痛,装作很精神的神情。医生有时责问她:“你男人去哪了?”,她回答到:“他在部队呢,有更为紧急的任务。”

这些老赵哪能知道!视频里的老婆一切都好。

2017年8月,老赵调任到崇左硕龙镇工作,依旧是偏远的边境地区,两人依旧聚少离多。连续五年来,每年也就能见上三四面,但他们仍旧感到幸福。

2018年的一次,老赵休假回到资源老家,远远的见到自己两岁的儿子,本想冲过去狠狠的将儿子一把抱在怀里,没想到竟被这小家伙“拒之门外”。老赵连忙说道:“禹丞,视频里不是说的好好的嘛,要给爸爸一个大大的抱抱”,只见儿子躲在妈妈的身后,只探出两只小眼睛直瞪瞪的看着老赵,现场瞬间安静下来。现在想想这也不奇怪,也许儿子早已习惯了视频里面爸爸的模样了吧。

面对长时间的两地分居生活,罗艺馨丹想了很多,她下定了一个决心,“要不我去你那里找个单位吧,哪个都行,只要能在一起!”老赵苦不堪言,异常抵触,他清楚记得这些年亏欠了老婆太多太多,不能总是妻子为他作出牺牲。而且定居边境,简直埋没了老婆的才能,他内心深谙妻子一直被搁浅的梦想。

罗艺馨丹一如既往的“倔强”,无论是老赵百般央求,苦心劝阻,还是佯作发怒,她还是坚定自己那颗心,刚好自治区公路管理局面向社会公开招聘考试,她毅然报考了崇左市大新县公路管理局,以笔试、面试均第一名的成绩顺利入选,而后就是上岗。而当时有数家国企可以选择,但是她都不为所动。

“虽然回不去老家,但是,你在哪,家就在哪。”妻子告诉他入选的消息,顺便告诉了他坚持要来边境上相伴的决心。挂完电话,罗艺馨丹意犹未尽,再发了一条短信给老赵,是舒婷《致橡树》诗后一句:“爱——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足下的土地。”


2019年1月1日,老赵所在的边防部队集体换装,从橄榄绿变成了藏青蓝,从一名军人变成了一名移民管理警察。罗艺馨丹看着老赵略带调侃地说到:“看吧,我的决定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嘛!”

两人从异地分居到欢聚一地,终究敌不过现实的骨感,儿子禹丞眼看到了上学的年龄,而镇上又没有更好的就学条件,为了给儿子更好的学习环境,罗艺馨丹又悄悄的萌生了一个想法,那就是去南宁找一份工作,陪着儿子上学。得知妻子的这一想法后,老赵毫不迟疑的答应了妻子,并且笑着对妻子说:“南宁离这也不远,有时间我就上去看你们。”罗艺馨丹真不愧才女这一称号,2019年3月,她又成功考上了南宁急救中心的事业编制,正式成为了南宁急救中心的一员。夫妻两又一次回到了两地分居的生活,不过这次他们是笑着决定的,因为儿子的成长是夫妻二人共同努力的方向。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人生,有的精彩多姿,有的平淡无奇,还有的历经磨难,不管怎样的人生,怎样的选择,只要共同面对,终会拨云见雾。(水口关出入境边防检查站政委 王威)

【免责声明】如遇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尽快与本网取得联系。

手机:18500026426(加微信请注明具体事宜) 固话:010-58360287、58360324 邮箱:comnews2015@126.com